游久电竞预告

近日俄文媒体Cybersports对西方解说圈愈演愈烈的性丑闻事件进行了一次梳理和总结。..

近日俄文媒体Cybersports对西方解说圈愈演愈烈的性丑闻事件进行了一次梳理和总结。

一位手游场景策划师(推特账号@cofactorstrudel)披露,当时她参加了TI7的赛后派对。在派对上,一位喝醉的解说员一直缠着她,并对她不停说着污言秽语。这位解说员还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最后她迫于无奈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挣脱了这次性骚扰。而后来,这位策划师也点名,当时骚扰她的解说就是Grant Harris,也就是我们熟知的GrandGrant。

随后Grant发布道歉声明:“无论酗酒与否,我的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我要向受害者表示真诚的道歉。”

但这不是全部,当事人发推表示还有别人对Grant提出性骚扰指控。Wickedscosplay说她还认识两位女性都是Grant性侵犯的受害者——当时她们都处于醉酒或睡眠状态,无力反抗。之后这位女性发长文指控Grant强奸了她。她在文中声称TI4期间曾经和Grant一起去酒吧消遣,但她喝了第一杯酒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第二天早上,她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醒来,裤子和内衣都已经被扒下,而Grant就光着身子睡在她身边。她尽力说服自己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她事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随后EG解雇了Grant,Grant承认自己有酗酒的问题,并将永久退出Dota圈。

事情到这还没完,几年前曾有一位叫Llama的解说想进入圈子,但是之后被人遗忘了。而就在这周,知情人士表示她离开解说圈的真正原因是Grant对她的嘲笑和侮辱,她随后将Grant告上法庭,法官判定Llama胜诉,并向Grant发布了限制令。而且圈内很多人士都知道这件事。

向Tobi提出指控的同样是Cofactorstrudel,她说圈内所有的女性都知道要“小心Tobi”,有些受害者甚至太过害怕,不敢匿名指控。

Tobi随后也对这些指控进行了回应并道歉:“我知道我在过去做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祈求受害者的谅解…”

之后,一位叫Meruna的Cosplay扮演者在一则长推中声明自己并没有收到Tobi的道歉,她表示:“TobiWan从不把‘No’当回事并违背了我的意愿与我发生了关系。”此外她还保存了158页的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Beyond the Summit随即宣布他们将与TobiWan断绝任何合作关系:“关于针对Toby的性侵犯和不正当行为,我们相信确有此事。我们将来不再与他进行合作。”Valve也删除了Tobi的语音包。

Demon受到了两则指控,一是在2014年,某次比赛结束后,Demon请某位女孩去他房间,随后不顾她的强烈反对,对她上手,最后还是由于工作人员查房才得以逃脱;二是在多年前的一次赛后派对上,受害者表示自己受到了Demon的无礼侵犯。

之后一位叫Eleine的主播也指责Demon对她有不当行为,在2013年,他把她骗到房间里强行索吻,她予以拒绝并试图逃脱,但Demon锁上了门并抓住她的手阻止其逃脱,不过最后他还是放手了。

Zyori事件是所有性丑闻的起源。在The Summit2期间,Zyori曾邀请Ashnichris派对,而在派对后,她和Zyori都喝得烂醉如泥,并躺在同一张床上休息。Ashnichrist说她们两人仅仅在床上休息,而并未有更深入的交流。不过Zyori突然询问她,自己能否在社区中吹嘘他们两今天有过一些更加亲昵的行为。当时Ashnichrist觉得,自己能够参加这次巅峰联赛的主持解说工作,的确是靠Zyori的引荐和帮助,便同意了此事,就当做还Zyori一个人情。

根据Zyori的说法,他们当时的确躺在了一张床上,并且因为自己那天工作实在是太累了,就没有与她发生些什么。不过当说到“口嗨”这件事的时候,Zyori坚持声称他当时的说法是,他能否和自己的几个好朋友吹嘘今晚和Ashnichrist确实发生了些什么,因为这样他会觉得很酷。而当时Zyori也同意了这一请求。不过他坚称当时并未提到要向“dota2社区”吹嘘此事。

Ashnichrist说,在巅峰联赛那晚过后,Zyori还邀请她前往BTS house(Beyond The Summit,一家国外电竞企业)共度圣诞。而她虽然隐约感觉到Zyori可能会对她图谋不轨,还是硬着头皮去参加了。果不其然,在此期间,Zyori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虽然她在第一天就刚好遇上了生理期并认为在那段时间不适合有任何行为,但是Zyori在接下来的一整周中仍然肆无忌惮地迫使她与自己发生关系。

另一方面,Zyori承认他确实邀请了Ashnichrist来BTS house共度圣诞。在那期间,他确实想和Ashnichrist发生关系,而Ashnichrist也提到过她正处在生理期,不适合发生行为。不过他认为生理期没什么大不了的,并不影响他们深入交流。

“当时她确实提到过她处在生理期。但是我也跟她说了,生理期不是什么大碍,我们仍然可以发生关系。我这样说并不是为了‘’强迫她‘和我发生关系,我只是想告诉她经期行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不用大惊小怪。”

他声称,他们的确在她的生理期发生了关系,并且直到这次受到Ashnichrist的性骚扰控诉之前,他一直以来都认为双方是你情我愿的。

一向乐观搞笑的SirActionSlacks提到此事也有些情不自禁:“这是黑暗的一周。Dota就像我的家人,她改变了我的人生,在Dota之前,我的生活一团糟,我根本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游戏是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这也很正常,很多选手都不知道该如何与别人交流,尤其是和异性。但这绝不是借口,交流并不是难事,我每天都在做相同的事情,记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美国老怼Kyle也谈到了关于个人责任的问题:“无论你决定做什么,你都要控制自己的行为。你想请别人喝一杯?没问题;你想请人吃大餐?没问题;你想给别人送礼物?没问题,但仅此而已,别人怎么做是别人的事情。你不仅要为自己负责,还要为你身边的人负责。在酒吧,你的派对好友喝得酩酊大醉,谁的责任?你的。你的死党去乱搞,谁的责任?你的。在派对上你的朋友去骚扰别的女生,那必须也是你的责任。”

俄文解说Vilat表示要分清事实,不要恶意炒作:“过去一周网上出现了很多性侵犯的帖子,但现在各种帖子流言满天飞,需要仔细加以辨别。性暴力是不能容忍的,必须得到纠正,但网友也要区分炒作和事实,避免被带节奏。”

这次风波也从对性骚扰的指控升级为对所有不平等事件的指控。知名解说ReDeYe就因被指控为施暴者,而光速退圈。

ReDeYe的职业生涯可以追溯到2002年。初出茅庐的他从Unreal Tournament开始媒体工作,并在Quake3项目完成处子秀。在他将近20年的任期内,ReDeYe曾在星际争霸,Counter-Strike和Dota 2等项目中参加工作。他于2014年加入Dota 2项目,并在过去的几年中为其主持30多场比赛。

除了不断努力提高电竞节目的制作水平外,Redeye还是为电竞产业标准化,并试图将电竞变化为其他形式的领军人物。

今年早些时候,他发行了一本书,题为《这就是电竞》,主要涵盖电竞赛事直播领域。但在前雇员提出关于他的指控后,Redeye的电子竞技生涯突然终结。前者将其描述为无情的老板,狂怒的施暴者,电竞媒体部门的铁血维护者。

在发布声明为自己辩护后,ReDeYe迅速宣布退役,并表示丑闻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私生活。

“和许多人一样,我的心理健康状况在居家隔离间并不是太好,社区对我的激烈指责以及对我家人的无理打扰使这种情况更上了一层台阶。在过去的一天中,我一直有着自尽人生的想法,觉得远离尘嚣才是生存的唯一途径。

现在我将不再主持电子竞技赛事并停止公共活动。同时我已辞去Red Code总经理的职务,即刻生效[…]我热爱电子竞技,并感谢所有支持我的粉丝。显然,这并不是我意料中的告别方式,但我为一切感到由衷的感谢,非常感谢能在过去的18年与你一同见证这个行业的发展。”

但同时,圈子里也总是有不同的声音出现的,比如说这个风潮下就有一股清流——EE。有名Coser在推特中说出了EE在赛后派对上的行为:我们两个Coser想在TI赛后派对上他合影,但他只是看看我们,不说一句话,然后跑向了另一个方向。让人不禁感叹,这就是二次元的力量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